星期四, 2月 09, 2006

台灣海洋自由精神

台灣海洋自由精神
TAIWAN-THE LIBERTY OF OCEANS



第一篇 「海洋“鯨“神」

有一天,一位來自台灣的新聞記者訪問一位住在蘭嶼島上的達悟族男士時問到:「達悟族人居住在蘭嶼這樣一個小島上,會不會感覺到空間狹小?」。達悟族人答稱:「自從我出生的那一天開始,父親便不斷的告訴我,我們是生活在海洋中的子民,達悟族人生命中有一半的時間會待在陸地上,另一半的時間則是在海洋中,你覺得我們的活動範圍和空間會比住在都市裡的台灣人小嗎?」。
有一天在美國,幾位外國記者包括一位中國記者向一位台灣外交人員(筆者)問道:「你來自台灣,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口,住在一個這麼小的島上,會不會覺得很擁擠?」。筆者回答:「台灣國民每年約有七百萬人次出國經商或者是觀光,我們每天有將近十分之一人口,也就是約有兩百萬拿著台灣護照的國民旅居生活在美國?中國?東南亞及世界各國,台灣人民活動的空間遍及亞?歐?非?美等各大洲各大海洋,我們已經是海洋民族,對於空間的概念與居住在中國大陸的華人截然不同。四百年來台灣人民的列祖列宗先後因為追尋商機?工作?移民?戰爭及避難等不同的原因離開中國來到台灣,一旦離開中國大陸進入太平洋,台灣人對於空間的概念已經註定與傳統的華人不同。就像是千百萬年前,有一群哺乳類動物先後因為不同的原因,拋棄了陸地上的生活,回到了海洋,他們有海豹?海獅?海豚和鯨魚等,雖然牠們也還是哺乳動物,但大家都知道地球上海洋的面積是陸地的七倍,鯨豚活動的空間比起陸地上的哺乳動物大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如果有人問我:「什麼東西可以代表台灣的精神?」。我會回答:「那就是海洋中嚮往及追求自由的鯨豚,不論是外型或是內在,她們是最能夠代表台灣的海洋“鯨“神」。又問:「台灣的存在,對世界有什麼價值?」。答:「台灣是世界華人國家中最自由最民主的典範,是亞洲最愛好和平的民主國家之一,是全世界華人最應該珍惜的民主成果,特別是中國的人民,因為未來中國總有一天會走向民主,而台灣發展民主自由的經驗,可以幫助中國加速民主發展;台灣人民就像是海洋裡的鯨魚和海豚一樣,他們是哺乳動物中少數代表海洋自由精神的先驅,需要全人類一起來保護協助,因為消失了,就不會再出現,而全人類應該盡全力的去保護鯨豚,保護台灣。」

第二篇 台灣文化不是中國文化

本書圖文創作者從小受到父親熱愛台灣歷史的影響,對歷史文化很自然的產生了興趣,進而對台灣有了深深的感情。筆者在進入台灣外交部工作後,經常有機會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他們常問到一個問題:「台灣文化和中國文化到底有什麼不同?」。以下是筆者的觀點:
台灣文化發展受到太平洋環繞的島國先天地理因素影響甚巨,四百年來從世界各地前來東亞經商探險的世界各國人民,包括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不論是想要打開中國的大門,或是前往日本經商,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台灣作為前進基地。一直到十九世紀,日本人想要往東南亞及太平洋發展,或是在二次大戰後美國為了要在中國戰場?越戰及韓戰中,圍堵中國及前蘇聯共產紅禍的擴大,也是以台灣為主要的前進基地之一。台灣是打開東亞的鑰匙,也是維繫東亞戰略平衡的支點,就是像這樣的情勢迫使台灣的現代化?民主化及國際化總是走在中國之前,這也讓台灣的文化發展,多了無限的包容及深度。

台灣古代曾經是原住民的國度,四百年前先後來到台灣的漢民族,相繼與當地原住民通婚,並進行文化交流與融合。1624年荷蘭人佔領台灣後設置了實際管理台灣的第一個政府;之後接續的鄭成功及清朝對台灣的統治,則確立了閩南與客家的漢民族移民文化,成為台灣文化的主流地位;1895年甲午戰爭後清廷割讓台灣予日本,日本政府對台灣五十年的統治,讓台灣文化幾乎日本化;1945年台灣光復及1949年中國國民黨因內戰失敗政府遷台,隨著國府而來的兩百萬來自中國大陸各省各地的新移民,立即在語言文化上與台灣本地人民產生了巨大衝突,但也開始了歷史性的融合過程;加以美軍協防台灣及越戰韓戰時,伴隨著美援帶來的美國強勢文化,豐富了現代台灣的多元文化容顏。

歷史及文化發展有其”一次性”的特色,1949年中國因為內戰分裂成兩個國家,一個堅持馬列共產黨專政直到今天,一個朝自由民主發展永不回頭。像這樣無法回頭的歷史發展,演變到了今天,當一個台灣人遇到中國人?荷蘭人?美國人?日本人和韓國人時,台灣人常發現自己的很多觀念看法會跟中國人不一樣,卻跟其他民主國家的人民更為相近。台灣文化已經從漢民族的文化分枝中,發展成為成熟的新文明大樹,這從雲門舞集?侯孝賢?周杰倫?阿妹身上可以看到。幾十年來,台灣流行歌曲原來多是翻唱日本歌曲或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歌謠,隨著台灣文化的成熟,進而轉化成為與世界接軌的新台灣文明,並已經開始向國外輸出文化,這可以從比較台灣流行歌曲或是出版品在中國的銷售情形,相對於中國出版品在台灣的銷售中看出兩岸文化的發展現況。市場會說話,台灣文明已經不是中國文化或是日本文化的一部份,我們已經是自己。

文化藝術的成長茁壯需要「自由」的灌溉,中國在文化大革命及破四舊等「運動」中革除了自己「中國文化」的「根」,把儒家思想化成歷史灰燼;「無神論」的共產黨控制文化發展中居於關鍵地位的「宗教信仰」,導致人心惡化;簡體字政策更讓現代中國人看不懂祖先寫的文章典籍,年輕人念不出來祖先墓碑上的三行字,甚至刻在上面祖先的名字;五十餘年來馬列思想教育讓「中國人」已經變成「新中國人」,甚至是「非中國人」。這讓筆者有時候與中國人見面對談時,常常感覺坐在自己對面的「中國人」真的除了長相語言與自己相似之外,絕對就是個「外國人」。

台灣文明的發展與日本文明的發展相當類似,從日本文字發展史中可以看出,日本將原有的「神社」文化,融合了中國歷代文化,特別是唐代的外來文化,再加入荷蘭?英國及美國的西方文化,揉合成為日本新文明,進而向世界各國出口文化產品。但我們絕不能說日本文化是中國文化,或是日本文化不如中國文化。

台灣新文明則混合了漢民族閩南?客家?原住民及中國各地傳統文化(絕對不是中國共產文化),再加入荷蘭?日本?美國文化的影響,產生台灣新文明。聽聽張惠妹的歌曲,絕對不是單純的原住民華文歌曲,周杰倫的歌曲表現型式也絕對不是單純的美國現代饒舌嬉哈樂可以詮釋,五佰陳昇絕對是台灣的本土搖滾,雲門舞集不是單純的傳統舞蹈,侯孝賢的電影型式也絕對在其他國家找不到,這些都是宣誓著「台灣文明」的誕生。當外國人和我們台灣人在聽到或看到這些文化表演時,會同時感覺「很美」,或是「很有同感」時,這就代表「台灣文明」已經成熟,並且已經國際化,但我們不會以此自滿,我們仍然要持續發展。


第三篇 -台灣未來的發展

台灣已經是個美好的國家,全世界比台灣更好的國家只有十幾個,多數在西歐,加上日本?美國和加拿大。台灣也不完全是個小國家,台灣的人口總數約等於瑞典?芬蘭?挪威?冰島加上丹麥的總和。
台灣的農民栽種出來的是全世界最好的農產品,漁民養出來的是全世界最好的魚蝦;農漁民們開的車子住的房子往往不會比城裡的生意人差;台灣的晶元廠所生產出來的晶片,可能裝在全世界所有最精密的儀器和太空梭上;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有辦法像台灣鄉下的小鎮在半夜裡還能夠找到24小時服務的便利商店;沒有幾個國家的交通便利到除了高山之外,全國幾乎沒有一個地方是沒有道路的;如果你曾經在國外居住過,你就會發現,台灣政府官員的服務效率和態度,真的勝過很多先進國家;台灣的的慈濟?伊甸?世界展望會等非政府組織(NGO)對世界的貢獻,絕對不亞於幾個曾經得過諾貝爾和平獎的NGO。
我們生活在這樣美好的國度裡,竟然常常聽到某些媒體每天滿腹牢騷抱怨連連,把台灣寫的亂七八糟,寫到中國時卻是什麼都好,如果中國真的那麼好,為什麼不能到彼岸去發展呢?多數台灣人大概都會同意台灣新聞自由過了頭,應該要再重新定義新聞自由了。
如果說新加坡人的目標是超越瑞士,台灣人的目標則是超越自己,只要每個人都能天天進步一點點,台灣可能有機會成為地球上最特殊的幸福國度,因為我們有亞洲最民主自由的政體,有美麗巨大的太平洋的環繞,提供我們安全的屏障及無限的航行空間,我們有中央山脈的依靠,真的是一個好山好水的福爾摩沙。幾個曾經來訪過台灣的新加坡人?香港人和中國人曾經向我說過,當他們來到台灣時感覺到很幸福,他們說:「因為最美好最理想的華人國家,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第四篇-來自中國的威脅

台灣未來發展最大的威脅來自中國內外環境不穩定所可能引發的戰爭,筆者在此提出以下幾種可能的演進發展作為參考:
(一)中國與美日之間發生的能源衝突,將台灣捲入其中。
中國近十幾年來快速發展,國民年平均所得在2004年約在一千美元上下,未來若每年能維持在兩位數字穩定成長,則估計在2015年之前經濟成長將會倍增,個人年平均所得達到兩千美元,屆時因為交通運輸等快速發展,對於能源的消耗,會有倍數的需求。中國在2004年石油用量為世界第二位,僅次於美國,已經超越日本。2015年如果中國經濟順利成長兩倍,則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石油需求國家,這將造成中國與美日在能源問題上競爭敵意加深甚至直接衝突,進而把台灣捲進衝突中。而如果中國走回前蘇聯的老路,發展核能等替代能源,又可能會像前蘇聯一樣,發生像車諾比類似的核災事件,間接導致國內不穩定,進而拿台灣人民開刀,來引開國內人民的注意力。所以中國未來面對的能源問題將會非常的嚴峻,台灣的政府屆時應該準備相對的應變計畫。
(二)中國「非理性」的發動侵略戰爭。
如果以「理性」分析,中國未來幾年內確實沒有必要,也沒有條件在台灣海峽發動侵略戰爭,因為這很可能會導致中國經濟崩潰,以及中國現存政權的內鬥垮台,甚至分裂。但中國的確是世界上少數幾個「非理性」的國家之一,筆者每次在外交場合看到中國的外交人員趾高氣昂的當眾威嚇主人客人,要脅他們不能公平的對待台灣的外交人員,包括筆者,好像要把我們剁成肉泥的那付嘴臉。總讓我想起1989年「天安門事變」中,電視上傳來中國政府官員的那付嘴臉,當全世界人民坐在電視機前,看著中國政府下令解放軍開著坦克車,對著自己國家最優秀的北京大學學生開槍掃射,再用戰車壓成肉泥,隔幾天居然還能在電視上說「天安門沒死一個人」。我們不得不相信,中國真是一個有可能作出「非理性」嚴重錯誤政策的國家。
在美國有幾次和一些中國人對話時,他們並不同意我對天安門事件的評語,我常反問他們:「下一次發生天安門集體抗議時,中國政府會邀請學生們吃麥當勞,還是請他們吃子彈?」這些中國人想了想沈默不語,這讓我看了很同情也很難過,我總是鼓勵他們要好好在美國學習,有空到台灣來看看,中國需要他們回去幫忙改造,雖然大多數人還是表示不願意回去,但中國真的太需要這些受過民主政治洗禮,有國際觀的人才回國治理,才有可能順利的發展成為民主國家。
另一方面,真的感謝上天安排,筆者是出生在自由台灣,代表台灣人民的外交人員,不是出生在中國的中國外交人員。請大家想想,中國的外交人員每天要代表這樣的殺人(民)政府出門見人,還要能夠裝成這一付驕傲的表情不會羞愧,這真的要有點「非理性」。這也是美國和日本最近會把安保範圍擴及台海的原因,因為唇亡齒寒,會這樣集體屠殺自己國家最優秀大學生的極權政府,在世界現代史上可能只有中國,未來會作出啥事來真的令全世界人擔憂。
所以筆者有空時,一定找出時間帶著兒子鍛鍊身體,準備防範這個「非理性」的政府作出「非理性」的事,保衛我們共同的母親免除恐懼侮辱。

(三)媒體扭曲報導的共業誘發中國「誤判」情勢
中國控制國內媒體,利誘國外華文媒體,誘導國內人民認為侵台必勝,製造對抗美日的鬥爭必成的假象,這種做法可能會誘發無知的戰爭。近來閱讀媒體報導,看到幾則類似荒誕的新聞如下:中國最近下水的戰艦號稱與美國「神盾艦」同級;中國最近試飛的空中預警機號稱與美國E-3型空中預警機同級;中國擬在必要時將商用船艦改造成攻台登陸艦。看到以上的報導,只要稍有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在愚弄讀者,想想中國十幾年來的軍事現代化,真的就能夠超越百年基業的美國日本嗎?中國人真的那麼「神」嗎?如果中國軍事將領及政府官員每天只待在國內看這樣的報導,不發生戰爭才怪。就像是清朝末年義和團事件一樣,慈禧太后每天只看到國內大臣們呈上來的奏摺,真的認為清國強到可以打敗八國聯軍。媒體不能謙虛專業的報導事實,造成中國的自大,可能會導致中國「誤判」情勢發動戰爭。這種情形在世界戰爭歷史中屢見不鮮,也就是德國人躲在德國看自己的報紙,日本人躲在日本看自己的報紙,都相信自己戰爭的野心一定會成功,其結果就是導致人類的災難。在此謹奉勸部份扭曲事實的媒體,勿再增加自己錯誤報導的業障。


第五篇-見證最後一個共產政權的毀滅,堅定追求台灣自由民主獨立主權的「海洋精神」:

有人問我:「你是台灣的外交人員,你認為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回答:「你既然知道我是台灣的外交人員,就應該知道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然台灣怎麼會有外交人員呢?」
有人說:「台灣追求獨立自主和平,追求民主自由,是在刺激中國,是麻煩製造者。」我說:「只要是『對』的事,就算有麻煩,還是要堅持的作下去,這不是人類進化的原動力,及生為一個『人』所應該追求的真理嗎?」。達賴喇嘛常旅行世界各國,以和平手段爭取追求西藏自治,他的到訪,就像台灣高層出訪一樣,對世界各國來說,可能都是件難以處理的麻煩事,但只要有著人類的良知的人們都知道,這是「對」的。
筆者以身為一個台灣的外交人員為榮,我們代表著台灣兩千三百萬熱愛民主自由和平的海洋子民,台灣這一個島國正是與全世界最強大最惡質的共產黨正面對抗最持久的國家,這是我們感覺自己比起其他國家外交人員更值得自己珍惜尊敬的價值所在,我們會堅持到全世界最後一個共產政權倒下的那一天,這是眾神賦予我們這一代台灣人民與生俱來的使命,共產主義是上一世紀人類最大的錯誤,全世界僅存的幾個共產政權很快的會成為歷史,而我們將站在關鍵位置上見證這段歷史。


結語-

筆者會想要書寫繪製這一本書,單純的只是一個完成「自我追尋」的過程,想要知道我到底是誰?我其實只是我自己,不是別人。

殷切冀望未來在台灣各縣市及靠海的港口,能夠看到一群以鯨豚(象徵海洋自由環保)?女神(象徵媽祖及母親)?小孩(象徵希望)?雷射火光(象徵自由)及憲法(象徵民主法治)所組合而成的雕像群,筆者以有限的創意,畫下了本書前幾頁的油畫設計圖提供參考。有意參與這個計畫的組織或是贊助者,其實可以公開向世界各國徵圖,甚至徵求雕像,未來更可以邀請各國國會議員及各國國民前來台灣,與我一起慶祝這群雕像的落成儀式,一起來祝福我們共同的母親-「台灣」。

期盼這一雕像群,能夠協助每一位台灣人民在這個變化萬千的歷史巨流中,找尋到自己的定位,更加的認同瞭解自己,這群雕像將引領台灣繼續進步成為更自由更民主更完美的國家,成為全世界的「海角一樂園」。更讓全世界的外國人,只要一看到鯨豚,就會想起我們的母親「台灣」,想起我們台灣人民的「自由海洋“鯨“神」。

(全文完)



航向自由

自由海洋女神

海洋母親的枷鎖(鑰匙在每一位台灣人民的身上)

海豚之歌(未來希望台灣每個公園都能有類似的雕像群及噴泉)


謹以本書獻給我的母親?我兩個孩子的母親,以及阮台灣人共同的母親-台灣。


陳剛毅 2005年3月15日 紐約







本書圖文創作人:陳剛毅

創作者學經歷:嘉義市博愛國小、民生國中、華南商職、台中技術學院、政大、慈林基金會政治家研修班第二期、乙等外交特考26期、外交部秘書、外交部國會聯絡組聯繫小組組長、外交部部長辦公室機要秘書、外交部新聞文化司第一科科長

出生地:台灣?嘉義

現職:台灣外交部駐紐約辦事處組長

(本書圖文著作權屬原創者所有,請勿非法翻印,合法翻印者請洽原創者)


本書創作者:陳剛毅
辦公室電話:02-2348-2033、行動電話:0911-922-666
辦公室地址: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2號227室
e-mail:kichen@mofa.gov.tw
THE LIBERTY OF OCEANS

2 Comments:

At 11:44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圖很有趣

 
At 1:52 上午, Blogger Unknown said...

(●'w'●)加油!

 

張貼留言

<< Home